2005-07-21更 新 



寶蓮的日本初體驗

感謝會員郭寶蓮提供以下文字與圖片


護照用了四年就要加頁的我,
沒去過日本,很多人覺得不可思議,其實我自己倒覺得還好,若不是因為免費日本國內機票快到期,加上現在免日簽,我應該還是不會去吧,即使過去半年正努力學日文。

不去日本卻學日文,那是為了想要偷窺日本人的旅遊觀點。在國外遇見日本自助旅行者,偶爾幾次聊天,發現他們腦袋裡裝著的旅遊資訊,與我腦袋裡的,或者身上的「Mook」、「Lonely Planet」、「Let's Go」很不一樣,借翻過幾次他們的日文旅遊書後,發現裡面實在太有趣了,什麼阿拉不雜的大小碗糕都有,讓我看得兩眼圓睜、口水直流。不過和日本人講英文真的很累,聽得很累,解釋得也很累,所以興起了我學日文的念頭,我要用日語從他們身上挖些有趣的旅遊訊息,用日文偷窺他們與台灣及西方國家不同的旅遊角度。

其實,不是不想去日本,只是覺得這個在台灣到處「留情播種」的國家(我是指到處都見得到日本蹤影,從電視電影、流行服飾、街頭看板、到巷口雜貨店裡的鍋碗瓢盆),太過熟悉,熟悉到連沒去過的我,聽著看著各種發燒的日本話題,偶爾竟以為自己曾去過日本。而且,她太過進步,進步到未來十年內應該不會有太大變化,也太過文明,文明到五十歲時一個人拖著行李去住青年旅館也用擔心。

所以,總是興不起去日本的念頭,雖然身旁十個出過國者,有九個都去過日本。不過,終究還是去了,從決定成行到訂機票、訂旅館到出發,一個星期搞定。

我的日本初體驗就這麼開始了。


第一天晚上/第二天 東京

雖然鶯谷民宿的羅媽媽每見到我一次就要念我趕快生小孩,不然老公會跑掉、老了會後悔,可是我還是很喜歡她的體貼與親切,尤其回台當天一大早為趕飛機沒時間吃早餐,她除了為我準備兩個飯糰和牛奶外,竟然還有削好皮洗過鹽水切成塊的蘋果,讓在電車上睡眼惺忪的我,流下了混著哈欠與感動的淚水。
說到早餐,羅媽媽的早餐營養又好吃,不過如果有其他住客比你早起吃早餐的話,羅媽媽準備早餐的啷噹聲,是有點吵人清夢,不過附早餐的民宿總是有這點壞處吧。
羅媽媽愛乾淨,房間很乾淨整齊,交通也很便利(就在車站旁邊),小小缺點就是火車聲音有點吵,不過對躺在外國的床上很能睡的我,一睡著後就完全沒聽見。


東京市內觀光

大概算了一下想去的景點的電車費,大概要花上千圓,加上懶得每次進出都要排隊買票,又怕到時下錯站還得重買,乾脆狠下心直接買了最貴(1580日圓)的東京一日票(JR、都營等都可用),後來算一算,如果沒有那一日票,我當天的交通費用可能要花上兩千日圓呢。平常崇尚悠閒旅行的我,當天一反常態跑了很多地方,真是卯起來趕了。
什麼上野、淺草、表參道、原宿、明治神宮、新宿、澀谷等就不在此贅述了,隨便抓本旅遊書或抓個去過日本的人都可以說上一番。

不過「都廳」頂樓「免費」的瞭望台好像就不是很多人知道。這瞭望台分為南北兩側,從早上開放到晚上10:30左右(不太確定),想鳥瞰晝夜不同風貌的東京,像我一樣早晚各去一次就知道了。
另外,日文老師大力推薦的「六本木之丘」也挺不錯。整棟建築物的空間規劃讓人感覺很舒服,是個品味東京新時尚的好地方。

至於現在紅到不行的代官山,對我這種不以時尚名牌來敗家的女人來說,也有一種魅力,我喜歡它的一些建築和店家個人主義式的另類及強烈風格,有極簡到只有衣架或CD架、但是店內氣氛卻豐富或者詭異到足以讓人流連忘返的小店,也有繁複華麗到如宮廷貴族之家的氣派場面。

而以人文、優雅與氣質取勝的自由之丘則是我的最愛,一條條清幽靜謐的小巷中,隱身著一家家精緻溫馨的創意小舖,偶爾摻落著幾戶古意禪境甚濃的人家。傢飾、陶磁、書籍、木雕、服飾、咖啡館...雖然還是消費文化,至少帶了個氣質兩字。


第三天 東京-->函館

到羽田機場途中,正值上班時間,人潮一波波從我身旁湧過,他們以快走或小跑步的速度趕搭絕對準時發車、準時抵達的電車,把我這個站在人潮中、想拉個人問路,不斷冒出「斯咪嘛現」的蠢觀光客當成礙路的討厭鬼或隱形人,我雖然因此對他們生出厭惡之情,卻也同時對他們起了憐憫之心,真是工作壓力很大吧。
搭上東京往函館的飛機,機長一把安全帶燈號按熄,左鄰右舍紛紛拿出便當吃了起來,原來這國內班機是沒有餐點的,只提供一次飲料。第一次在飛機上看見乘客集體吃便當,真想拍張照片,可是又怕冒犯,想來後悔,下次一定偷照。
搭上古老地面電車前往函館青年旅館,說起這電車,與整個函館的街景市容真配,難怪許多日劇或電影紛紛在此取景。

電車上有個中年男子不斷對我偷喵我,對我微笑,還指指我的行李,豎起大拇指,我搞不清他的意思,也只好隨便回個笑,心裡希望他不是個電車「痴漢」(色狼)。沒想到他拉鈴要下的站,竟然和我同一站,好死不死那是個有點偏僻的地區,只有他和我下車。放眼望去不見YH招牌,也看不到其他人影,只好硬著頭皮把YH地址拿給他看,他發現我略懂日文,開始和我聊起來。他說他喜歡台灣人。哦,原來是我行李上那個寫有繁體漢字的行李捆帶洩了底。往後十幾天,那條行李袋老是暴露我的身份,三不五時就有人過來和我聊台灣。無意中暴露身份的感覺有時真不好,下次再也不用那條了,或者拿個漆把字體塗掉。

函館YH很棒,值得推薦。房間和公共空間都很舒服,晚上還免費供應手工製的冰淇淋。尤其那房間根本不是YH的宿舍房,而是旅館的雙人房,那晚只有我一人住,讓我以YH的價格享用了旅館的設備和空間。

對我來說金森倉庫不過是個由倉庫改建的購物中心,裡面商品好像沒什麼特別,或許晚上造訪,找個啤酒屋坐坐,氣氛會好一點。我喜歡元町區,那裡的斜坡路、古老建築,和隨處不甘寂寞、出牆尋春的櫻枝綠樹都是一種美感的享受。

至於必看不可的函館夜景,果然不負世界三大夜景之名。不過有心要瞧還不見得有得瞧,隨時起個霧就啥也見不了。還好那晚我天黑就上山,努力找位置擺pose、快門按了幾次後,就瞥見旁邊幾朵雲或霧悠悠飄來,果然不到十分鐘,眼前夜景頓成白霧一片。下山時見那一輛輛往山上的夜景專車,我只有默默替他們祈禱「霧快點散吧」,不過也同時竊喜著自己的好運。


第四天 函館-->登別-->札幌

離開函館前,怎能錯過赫赫有名的函館朝市呢
,尤其對我這個老饕來說,景點可以用明信片代替,美食絕對非得親自下海不可。根據在當地拿到的美食簡介,選定了朝市內的老店「KiKuYo」,點了招牌的「巴井」,再以傳單上的優惠卷免費獲得一碗味僧湯。雖然一大早看到那滿是魚卵生貝類的一大碗飯,一開始有點反胃,但是將混著米飯、醬油與魚卵那一匙扒入口後,就已經迫不及待想扒入第二口、第三口...。爐炭燒出來的米飯,好吃到沒話說,本以為會腥噁的魚卵生貝,只有滿口的鮮甜。嗯,那種早餐吃個一次,就足以回味一輩子。

JR PASS真是好用,不用排隊過票閘,只要經過剪票口時一亮,站務人員馬上露出面對VIP的親切笑容,還看了貼在牆上的小抄,以生硬的的蹩腳英文(一聽就是以日文字母「啊伊嗚ㄟ歐」拼音的)告訴我月台和我的車廂所在位置。這就是日本人的細心與周到吧。
以溫泉、地獄谷、熊、鬼而出名的登別,怎麼看都像個台灣的觀光小鎮,一條主街兩旁林立著大同小異的商店、幾家模樣相去不遠的溫泉飯店。雖然有個熊牧場,但是票價太貴,加上旅遊書與當地旅遊資訊上的描寫不怎麼吸引人,再加上我不是動物迷,所以隨性從街頭晃到街尾的地獄谷,照了幾張相片,就跳上JR往札幌去了。

雖然進到札幌YH時,不過下午四點,可是卻懶到不想再出門。這YH實在有點老舊,不過看在便宜、離JR車站近,不用再轉車的份上,還是將就住下。
一進房間,有個女孩似乎累得躺在床上睡著了
。我放好東西,晾好前一晚洗了未全乾的衣服後,就下樓翻旅遊資料。半小時後她也下樓打電話,我側聽了她打回家的報平安電話,原來也是台灣來的。打個招呼後她就出門,到晚上九點左右才回來。當晚只有我和她,小聊了一下,不到十一點兩人都睡著了。

可是半個月後,我才知道她隔天就消失在北海道了...

這是我和她共住過的札幌青年旅館的房間,左方那個黃黑的大登山背包,難道真的再也見不到主人了嗎?


第五天 札幌--小樽

為了看到小樽的夜景,決定上午先在札幌市區晃晃,吃個拉麵,下午再去小樽,然後待到晚上。
沿著北海道大學植物園走,見到了北海道舊廳舍,聽說裡面有個不錯的歷史博物館,不過一心只想吃到拉麵的我,只停在門口照個相就繼續前進。
主要目的地是「味之時計台」的拉麵,從店名來看,想當然爾,該店一定位於時計台附近,果然不花功夫就見到了這拉麵館。點了店家推薦的扇貝拉麵,這1575日圓(合台幣450元)果然換得一天的滿足。巨大鮮美的扇貝、濃郁的味僧湯頭,加上一大塊奶油(味僧湯頭加上奶油,真是絕配,回家後也把偶爾煮的味僧湯加塊奶油來試試看)。一般來說,日本道地拉麵的「鹹重」口味,不太適合討厭吃鹹的我,不過加上了店家給的清湯頭(沒加鹽巴)後,雖然沖淡了「鹹重」味,卻仍不失原湯的香濃。我想是因為那碗清湯頭的調製方式也和原湯一模一樣,所以有同樣濃郁的香味,只是少了鹽巴,這種「清淡」方式,絕對會比加上白開水的「沖淡」方式,更能留住拉麵的美味與客人的心,所以即使一碗拉麵要花上近500元台幣,還是隔天又跑去吃了一次。
滿足地吃完拉麵,經過「雪印屋」時,忍不住進去點了個800日圓(235元)的草莓冰淇淋,讓今天的午餐劃下個完美的句點。
帶著口腹的大滿足,搭了JR往小樽去。

買了小樽的一日乘車卷750日圓,跳上巴士,先繞一圈瞧瞧小樽市區和近郊的面貌。有人說小樽小小的,從JR車站到市中心的景點都可以走路到,不過我通常喜歡看看城鎮觀光市中心以外的近郊,再加上以前曾經為了省個小錢,結果一雙腿走到景點時,已經快斷了,幾乎沒有力氣逛景點,只能坐在路邊捏腳喘氣,所以,現在我通常選擇花點小錢,舒服地搭車看看近郊風景,輕鬆地隨時下車看景點,算好時間再上車往下一站去。

在小樽總算見到了觀光客和人潮,五月底的北海道冷冷清清,一路從函館
、登別到札幌,街上行人稀稀寥寥,而小樽街上則是擠滿觀光人潮,可能也是因為星期天吧。
幾個地方晃一晃,連天狗山都瞧到了,看看天色也差不多傍晚了。六點就來到小樽運河旁等著太陽下山、街燈亮起,可是這北海道的太陽怎麼老是不下山?我從十六度的氣溫等到了十度,所有的外套和大小圍巾全都上身了,還凍得直打哆嗦,可是那傳說中的運河夜景還是不出現,好幾次想放棄,不過看到旁邊那兩個衣衫單薄的新加坡女生還在硬撐,我怎麼可以輸給沒有冬天的她們呢?

沒多久,街頭賣藝的(吹薩克斯風)、幫人照相的都出現了,我想夜景應該也快現身了。我縮在一角,無聊地看著一個個體格強健的年輕人力車伕帥哥(真的,每個看來都是不超過30歲的帥哥)殷勤地拉生意,體貼地扶起客人上車、下車、蓋上腿毯...,還有流浪漢模樣的西方人操著流利的日語和照相師及街頭藝人聊天,想像他是怎麼流浪到這裡,怎麼成了這裡的一份子...。
終於,天色全暗了、夜燈全亮了,所有人拿起相機捕捉這傳說中的畫面,照相師也開始向遊客招攬生意,我好奇湊過去看看專業的「到此一遊」照是什麼模樣,天啊,怎麼會有人花大錢去給別人拍那麼「聳」(俗)的照片呢?而這時那薩克風手竟然放出了機器合成的配樂,吹起了五音不全的「第六感生死戀」主題曲,還露出想討人歡心的笑臉,我趕忙對著運河照了幾張相,匆匆逃離可怕的現場。
沿著運河往另一頭走,運河旁小道上白天的藝品攤販和人潮幾近散去,只剩三兩行人及一個還抱著吉他的年輕樂手,他的樂曲我從未聽過,沒有繁複的和弦,輕輕淡淡,簡簡單單幾個音,可是真好聽。我雖然凍得發抖,還是一個人站在他面前聽了三分鐘,他頭也沒抬地繼續彈奏,彷彿自己已沈醉其中,或是他只為自己而彈,與賣藝無關。我輕輕地放了一百日圓到小紙盒中,他頭還是沒抬,不過嘴角抿了一下,算是道謝吧。

我很謝謝他,讓我以為毀了的小樽運河夜景,有了一絲的夢幻回憶。


第六天 支笏湖

九點半晃到車站,準備搭JR到千歲,再換公車到支笏湖,沒想到往千歲方向的火車,竟然暫停行駛,用我的破日文終於問出來,原來發生鐵軌事故
,現在正在處理,大約一小時後會通車。雖然札幌到支笏湖有直達巴士可到,可是既然有了無限次搭乘的JRPass,何必要多花一段巴士錢呢?反正我一個人隨性吧,這就是單獨自助旅行的好處。晃到車站內的觀光案內所
,竟然有上網服務,真是意外驚喜,來到日本一個禮拜,一直沒見到網咖或可上網的電腦,這下可說「因禍得福」啊!寫信回家報平安,順便把來信看一看回一回,再狠狠地把四個信箱的垃圾信刪光光,然後到新聞網站看看台灣大小八卦新聞,心滿意足後才下線。之後每到一新地點,就先衝進觀光案內所拿旅遊資料、折價券、還看看有沒有上網服務,不過整個北海道也只在札幌和中富良野車站撈到這個上網好處。

十點左右果然通車了。在千歲換了公車,往支笏湖沿途,景色優美,真想叫司機停車讓我照相。到了支笏湖,乍看之下有點失望,又一個很像台灣某景點的地方,一座湖,遊艇碼頭,成排小吃商店。我趕緊往左方人煙稀少的紅色鐵橋走過去,根據手邊旅遊書,過了橋爬上山,有一座瞭望亭,小爬一段路後,亭子果然出現眼前,在那裡休息、發呆、看風景、玩自拍,沒多久陸陸續續有人也來了,我順原路往下,到湖邊走走,看看清澈見底的湖水,想想這風景區不過爾爾。

離回千歲的公車還有一個多小時,坐遊艇聽電動馬達吵雜的撲撲聲音繞湖
?沒興趣,逛店家,更無聊,大同小異的東西完全無法激起購買慾,最後決定進旅遊中心,到視聽室看影片。本來只是想利用裡面的黑暗環境,偷偷趴下來睡個覺,沒想到影片真好看,連看了兩次。原來這支笏湖是這麼精彩的一座湖泊,整個湖區有這麼豐富的生態環境,不過一般觀光客還是很難親探到影片中所呈現的支笏湖,可惜。

傍晚回到札幌,再去「味之時計台」報到。一番飽足後,一路逛到大通公園、狸小路,雖然繼續往下有個「拉麵橫丁」(拉麵街),不過實在沒有第二個胃來裝食物,而且聽說拉麵街的拉麵太「觀光客化」了,不見得好吃道地,所以就不往拉麵街前進,直接從狸小路打道回YH。正值下班時間,街上鐵馬鑽動,不過看那秩序井然的單車駐車場,就知道北海道的單車文化,和中國的絕對截然不同。回到YH沖個澡、再到大熱水池泡一泡,準備孤獨的一晚了(從今晚開始到最後一天,我一直都是都是獨睡一房,五月底六月初的北海道真的很冷清。)



北海道YH的浴室都是這大澡堂模樣,大家沖完澡後,再入池子泡澡。不過正值淡季,在札幌YH住了三天,都是我一人獨享這大浴室,一個人浸泡在熱呼呼的大浴缸,真是舒服喔~~~




第七天 札幌-->美馬牛&中富良野

中午來到美馬牛YH,座落在這小小車站後方的YH,內外都典雅,連女主人也一副不食人間煙火模樣。不過本來被我打一百分的YH,後來卻只剩下70分,詳情稍後再談。

放下行李,吃碗泡麵(因為這裡連個雜貨店都沒有),租了單車,往美馬牛小學方向去。一路上見到路旁人家前停後院盛開的鬱金香,興奮得連跳下了好幾次單車照相,沒想到隔天的鬱金香就從早看到晚,從路頭看到路尾了。美馬牛小學的確很可愛,丟下單車,將相機卡在石頭上,玩了十幾分鐘自拍。自拍真的好玩,而且拍出來的效果絕對比請別人拍好,因為沒有相機後面的眼睛注視,當然較能放得開、玩得高興,姿勢表情隨便一擺,都會很燦爛。
更遠一些的風景展望路線景點,聽說要騎上一、兩小時,正午太陽大,懶惰的我想想就放棄了。隨後搭上JR往中富良野,租了腳踏車,問了老闆賞花資訊,他說現在大概只有富田農場有花可賞,其他地方的花都還沒開,只好拿著地圖往富田農場去。一到農場見到一輛輛大遊覽車進駐,頓時心涼了半截,好吧,既然都來了,就進去晃一圈吧,是看到了幾畝花,照了相,也算到此一遊吧。
心中有點懊悔,應該把這個下午用來享受美馬牛的清幽和寧靜的。

晚上到旅遊中心小姐推薦的餐廳吃飯,那起司豆腐真不錯,不過涮涮鍋可就馬馬虎虎。我滿心期待又一臉呆呆地拿起湯匙,準備品嚐日本人最講究的湯頭,結果老闆說那只是開水,實在有點糗。原來日本人只在拉麵的湯頭上做文章,真正的日式涮涮鍋是不講究湯頭的,反倒是台灣的業者紛紛搞出什麼「干貝湯頭」、「甘蔗湯頭」、「大骨湯頭」。頓時萬分思念起台灣的涮涮鍋。
晚上回到青年旅館,帶了一瓶富良野的地酒回一人獨享的房間,準備今晚飲酒對月,順便吟詩作對。(ps日本許多地方都有當地特產的酒,名為地酒)

美馬牛的夜晚真是安靜,窗外各種蟲唧蛙鳴,還有天上的星星。沒多久聽到廣播聲,老闆娘說咖啡、紅茶及小點心準備妥了,可以下樓享用。怕咖啡因亂了今晚的睡眠,加上捨不得拋下房內的安詳與清靜,決定待在房內,以酒精取代咖啡因。

聽著蟲唧蛙鳴,望著窗外明月,清涼微風吹拂著微醺發燙的臉,這樣入睡的感覺,真像在天堂。可惜的是清晨三點就被大太陽給照醒,唉,昨晚醉得忘了拉窗簾。往窗外一瞧,竟然有阿伯和阿桑扛著鋤頭準備下田了。拉緊窗簾,繼續補眠,結果五點左右樓下不斷傳來拖鞋趿在木頭地板的嗖嗖聲、關門開門的碰碰聲,以及間雜的鍋碗瓢盆聲,天啊,我還想睡覺!好不容易適應了樓下的干擾,微微入睡沒多久,房間廣播突然又冒出老闆娘叫大家起床吃早餐的聲音,殺了我吧,我已經說過不吃早餐,幹嘛連我也叫醒呢?原本典雅氣質的美馬牛YH頓時成了坑殺我睡眠的美女冷面殺手。
就是這樣,美馬牛YH從100分降到70分。

一整天我都在疑惑,日本人不是很體貼嗎?為什麼美馬牛的老闆和老闆娘
,或者日本客人不會考慮到別的房客安寧,開關門時不願意輕輕將門帶上
,老是大辣辣讓門「砰著一聲」撞回去,一大清早趿著拖鞋啪過來啪過去
,根本沒有放輕腳步的意願...。如果這些不是發生在日本,不是發生在這麼優雅氣質的馬美牛YH,或許我可以忍受,可是怎麼會出現在日本人、還有這優雅的美馬牛YH身上??
這問題困擾我很久,日後幾天在地鐵或公共場所發現打扮體面端莊的日本女孩或婦人,將腳丫子從涼鞋掏出來,在地上晃呀晃,我突然明白,或許這就是日本人被批評的「有禮無體」吧。表面上一定有禮體貼,可是私下骨子裡就是有那麼一點想拋開禮教規矩,享受自私的放縱快感吧?


第八天 美瑛

帶著沒睡飽的起床氣從美馬牛YH退房後,搭JR到美瑛。
先到四季資訊館的遊客中心問問哪兒值得去,裡面親切的阿姨說現在還不是薰衣草季,不過往「拼布之路」過去,或許還能看點東西。一肚子床氣還未消,賞花遊玩興致也沒多少,到單車出租店放了行李,隨便抓輛車,告訴老闆我大概只租一小時,頂多兩小時就會回來。是的,我只想到此一遊,隨便晃晃就想走人。
老闆很專業地三國語言交雜(中英日)告訴我路線,「直走左彎、第N個路口右彎,見到加油站再...」隨便啦,我只是想到此一遊,只要方向對、騎得回來就好了。
漫不經心隨便騎,好像也騎對了路線,見到7-11,想起還沒吃早餐,進去晃晃見到大便當,或許吃飽一點,氣就消一點。哇,那難忘的烏賊便當真的讓我氣消了一半,台北超商的便當我也吃過,怎麼就不能做出這麼新鮮美味的感覺呢?大大滿足後,果真氣就消了,也起了遊玩賞花興致,努力研究地圖,決定好好來趟「拼布之旅」。「頑張!」(Gan-ba-re)(「加油」)!

一路太陽高照,微風徐徐,雖然沒有薰衣草,但是路邊整片不知名的小黃花和小白花也讓我興奮不已。綿延丘陵地的上坡地形,的確讓人騎得喘噓噓,即便如此,我還是認為這段路程「不應該」以電動單車或巴士來取代一般單車。唯有騎上一般單車,你才有機會聽到路邊各種蟲鳴,聽到空盪馬路上自己的喘氣聲,感受到炙熱太陽和清涼微風同時上身的涼熱感,也唯有騎上一般單車,你才能體會上坡的痛苦和下坡的痛快。

就這樣走走騎騎,竟然也把整圈「拼布之路」差不多繞完了。下午一點騎回原點還單車,老闆看著滿臉通紅,汗流浹背的我,指指頭頂大太陽說,「斯夠以!」(好厲害),「用嗯吉抗?」(4小時)。我邊灌水,點點頭,對呀,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,竟然在這種高達正中午的大太陽下,騎了四小時,當初不是想最多兩小時就要走人嗎?唉,都怪這美瑛的景致讓人騎起單車來太欲罷不能...


第九天 美瑛-->旭川

旭川的YH離JR車站太遠,我在網路上打聽並訂到了這家離車站只要三分鐘的「梅伊茲」旅館(Hotel Mates)。除了交通便利,「梅伊茲」旅館的價錢公道,單人房4980日圓(含衛浴、電視、冰箱、冷暖氣、電熱水壺、還有浴衣哦)、整潔乾淨、安靜舒適、服務親切、一樓大廳有電腦可免費上網,還有,525日圓的早餐美味又營養。值得大力推薦。
梅伊茲旅館(Hotel Mates):www.ahm.jp,TEL:0166(22)0011,FAX0166(22)0050

詢問旅館,哪兒有好吃的拉麵或食物(這是我初到異地時,經常會幹的事),親切的櫃臺人員大力推薦「梅光軒」。位於買物公園大道,離車站不遠的梅光軒拉麵店,位於地下室,從牆上的名人簽名看出這是一家名店,但是內部裝潢卻保持著傳統拉麵店的簡樸風貌。煮麵的男子,神似江口洋介,我坐在吧檯,一面吃著超級好吃的拉麵,一面欣賞眼前認真煮麵的帥哥,嗯∼∼真是愉悅美味的一餐。
飽餐之後,沿著買物公園大道散步到常磐公園。旭川市中心街道規劃整齊
,買物公園人行專用道寬敞舒適,再走到七條綠道,整排的綠樹涼亭和間落的雕塑、座椅,讓人覺得旭川是個適合退休生活的都市。老實說,和札幌相比,旭川這種悠閒與單純的都市生活,似乎比較討我歡心。而常磐公園裡盛開的鬱金香,美到讓人驚嘆,更加深了我對旭川的喜愛。


第十天 層雲峽

從旭川先搭JR到上川,再換巴士到層雲峽。或許因為季節不對,還是天氣太熱,總覺得層雲峽的山啊、樹啊、雲啊,實在都不怎麼樣。本來想先搭巴士去看雙瀑、大函之後,再坐纜車上山,不過從大函雙瀑回到巴士總站後,看著纜車車站,算算時間,即使搭纜車上山後,也沒時間爬山散步,想想就做罷。
早早回到上川車站,正值學校放學時間,先是一批小學生跑進來,吸引了坐在車站內和三個老人一起發呆打瞌睡的我。他們擠在售票機前面研究車票買法,嘰嘰喳喳吵個不停,連站務人員都出來探究竟。大概是難得可以自己坐火車,異常興奮吧。突然想到小學五年級時,有天月考結束,和同學一起搭車到台北,去萬年冰宮溜冰、打電動玩具,卻被警察臨檢而通知學校的往事。真是一段「狗臉的歲月」啊。
想著,想著,換成一群高中生晃進車站內,他們雖然一樣吵鬧,不過以較「成熟」的姿態地迅速地亮出車票通過票口。我跟在他們後頭,站務人員看看我的JRPass和事先訂好的特快車車票,告訴我這一班車是普通車,我車票上那一班特快車雖然四十分鐘後才會到,可是還是會比這普通車更早到旭川,我笑笑說:「大丈夫」(沒關係),我喜歡坐普通慢車。

如果不是趕時間,坐普通車多舒服啊,可以打開窗戶讓新鮮空氣透進來,可以清楚地看到沿岸風景,還可以參與當地老幼婦孺、男女老少的互動,多有趣啊。大學時,和好友坐著普通火車,兩人拿不定要去哪兒玩,就這樣一路從台北,每站每停,直到澳底,兩人隨興就在這陌生的地方下車,走到海邊,度過了一個難忘的下午。還有一次從花蓮坐平快車回台北,一路晃呀晃的也不覺得累,因為風景美,最重要的是心情放慢了,所以不管火車怎麼慢,還是覺得比心情移動的速度快,也因此不覺得累吧。

這單節車廂內全是那群高中生,只有我一「外人」,我想這應該是他們每天通勤的火車吧。平常無法忍受一群學生嘻笑吵鬧的我,這時突然有了興致旁觀他們的舉動。乖巧的學生大多都坐在前面座位,十多個看起來較不乖的男女學生全都衝到後面座位,太晚上車的我,也成了這車廂後段班的一份子。他們擠在窗口,與月台上其他同學繼續打鬧、揮手,直到火車開動。

我右前方有個女孩一坐定位就拿起直徑約有20公分的大鏡子,開始化起妝,換髮型。她專注地塗著濃黑的睫毛和眼線,瞥見我的偷窺也不在意,因為她在乎的是待會兒要見的那個男孩或那群女孩怎麼看她吧,我的眼神根本不需要在乎。化完妝,她累了,雙腳跨在扶手上,濃妝下稚嫩的臉龐露出疲累的睡姿,而一雙嫩白的大腿,也在我面前高高晾起。
車廂內一個男孩專注地打著手機上的電玩,他獨佔一長排椅子,時而趴著
,時而躺著,又或坐著,眼神總是沒離過手機。就在變換姿勢時,他瞥見了那睡著的女同學,以及她白皙大腿。他繼續玩手機,三分鐘後,突然放下手機,拉起吊環,將身體重量完全吊在兩個拉環上,不斷上下鍛鍊臂力,或者是為了要消耗精力,轉移注意力。
突然,我嗅到,這車廂後半段瀰漫著一股青春綻放的濃厚氣息,以及,蠢動又有點失措的賀爾蒙氣味......


第十一天 旭川-->網走

在旭川車站拿到網走的旅遊資訊,上面有一家民宿很便宜,更重要的是在車站附近。想到已經訂好的北濱YH,心中開始掙扎。網走到北濱的距離雖然不算太遠,可是JR班次實在不多,偏偏旅遊行程都得從網走開始和結束
,所以早晚都得算好網走與北濱之間的JR時間,不僅麻煩而且心理壓力很大,就怕沒趕上火車,得坐計程車回YH。其實當初訂北濱YH時,就已經考慮到這問題,只是當時人在台灣,網路上找不到網走JR站附近的住宿資訊
,只好硬著頭皮先訂。
到了網走車站的旅遊中心,詢問了這家民宿的相關訊息後,決定先過去看看再說。這家名為「Lamp」的民宿位於車站後方,抄近路的話,得先經過一處無人看管的荒涼平交道,再通過別人家後院,才見得到。我進去屋裡,和老闆說了話之後,就喜歡上這民宿。大大的房子,雖然不是很乾淨明亮,可是感覺很像小時候住在高雄分租房子的房東家。而且這老闆有一顆童稚心,我猜他應該是火車站退休的員工(牆上掛了許多火車的老照片),會聽廣播學英文,很高興家裡住了外國人,可以練習英文的那種歐吉桑。

我放下行李,趕緊跑出去打電話給北濱YH,告訴他們我不去住了。接電話的人聽起來非常失望,好像我是他們難得的唯一客人,竟然放了他們鴿子
,聽著他不斷的嘆氣聲,我也跟著難過起來,覺得自己很不應該,充滿愧疚感。好不容易等他說出「OK」,我趕緊掛電話,因為怕他再繼續嘆氣下去,我可能會放棄已經付給民宿的錢,顧不得本來下午要走的流冰館等行程,拉起行李,往北濱YH趕去。其實,我的罪惡感並沒有因為那句「OK」而減少,直到現在,心中總覺得在北海道做了一件錯事,對不起了某人。下次如果有機會再去網走,我一定要設法去住北濱YH。

搭上循環巴士,開始網走的行程。時間不夠,決定捨棄監獄博物館(心想舊金山的惡魔島應該會更有看頭吧),只走北方博物館和流冰館。在北方博物館見到了世界各地北方民族在嚴寒中的生活方式,真是大開眼界。從真實紀錄片中
,我發現從小一直聽到「很冷時大家脫光光取暖」的事情,不是謠言或笑話,而是北方民族求生存的方式之一。用野獸皮毛做成的衣服不稀奇,竟然還有魚皮靴和魚皮衣。流冰館是我一定要去的地方,為的是看「流冰天使」和體會「零下十八度」的感覺。穿上館方準備的特製保暖衣
,拿著濕毛巾進入-18C的房間內,毛巾一甩立刻結冰,啊,這種滋味以觀光客的身份體驗一次就夠了,至於流冰天使,真的好可愛,可愛到我竟然買了一個「聳聳的」流冰天使玻璃擺飾回家。
流冰館一出來,我心中告訴自己,一定一定要找個冬天來這裡搭搭破冰船
,享受坐在冰湖上挖個小洞釣魚的樂趣。


第十二天 美幌、屈斜、川湯溫泉、硫磺山、摩周湖、阿寒湖

參加了「阿寒巴士」由網走出發的觀光巴士,將從美幌到阿寒湖之間交通銜接較不便利的這區一天走完。這觀光巴士費用4800日圓,以日本的交通費標準來看,算是便宜。說是觀光巴士,其實真正從網走開始,走完全程,回到網走的只有我一個人,其餘車上六、七個日本人多是在某點上車、某個點下車。今天還是星期六呢,真不知這樣的載客率怎麼撐得下去,或許盛夏或寒冬的旅遊季節會好一點。
阿寒巴士網站上有各種觀光巴士或一般巴士資訊,說明很清楚,也方便查詢:www.akanbus.co.jp

今天的司機似乎是個新手,因為他後方有個指導員不斷提醒他該放景點解說錄音帶、該放音樂、該停到那個停車格...等。看得出來這新手司機有點緊張,聽到指導員的命令,不斷「嗨」「嗨」,還直點頭冒汗,這是我第一次見識到日本企業「先輩與後輩」的互動,果然名不虛傳。
這看似45歲左右的指導員,帶了年約7,8歲的兒子,或許是藉工作之便,享受親子共遊吧。指導員前一秒對新手司機嚴厲認真地下指令,後一秒面對兒子,馬上變臉,不僅和顏悅色,甚至還一幅逢迎討好的口吻,老來得子就是會這幅「孝子」德行嗎?這對他兒子來說,是幸福還是不幸呢?有這樣溺寵他的老爸。

今天很幸運,傳說終年籠罩在神秘雲霧之下,少人能一窺真面貌的摩周湖
,今天竟然自己掀開面紗,露出清秀的面龐。即使身旁嘰喳的觀光客來來去去,但是望著那湖水山巒,我仍然可以感受到她神秘寧靜的氣質。很美的一座湖,值得一探究竟。
至於阿寒湖雖然有名,可是就景致來說的確比不上摩周湖,但是靠著此區特產的日本天然國寶「綠球藻」,和較易親近的地理特性,讓這裡的飯店
、商店和人潮絡繹不絕。我到阿寒湖為的也是那「綠球藻」,幾個月前的日文課剛好介紹了這生物,我想既然來到了北海道,一定得親眼瞧一瞧,順便帶個紀念品到班上獻獻寶。
根據日文課本,商店出售的綠球藻根本不是天然的,而是人工製造出來的
,即便如此,我還是衝動地當個蠢觀光客買了兩小球帶回家養。前兩個禮拜根據店家的養植說明,認真地定時替它們換水搓一搓,以保持該有的圓球狀,後來一忙一懶,根本忘了這回事,任它們自生自滅了一陣子,這兩天想起來一看,發現它們還是長得和剛買時一模一樣,沒增一分也沒減一吋。我突然覺得自己蠢到極點,那不過是個人工製造出來的死東西,哪需要什麼換水搓揉。唉,這種東西哪敢帶去班上獻寶啊。


第十三天 釧路

網走到釧路的JR原來也是普通車,晃了三個多小時,到釧路時已是下午。利用JRPass,免費搭上「濕原號」觀光列車,來趟濕原之旅,看看能否幸運瞧見日本國寶之鳥「丹頂鶴」。結果當然看不見,因為這鳥兒冬天才會出現在濕原。不過坐著這時速不到20公里,內部裝飾有可愛濕原動物布偶
、木質桌椅的觀光列車,看著年輕夫婦帶著小孩,或者牽著手的老夫妻,順便沾沾他們的溫馨氣氛,也挺有趣的。雖然沒在濕原上看見「丹頂鶴」
,不過在濕原另一側卻看到了三三兩兩睜著雙眼、瞪著火車的小鹿,先看到的乘客興奮得大叫,這一叫就把鹿給嚇跑了,沒看到的乘客,眼神透露出一點怨懟與惋惜。真不好意思,我就當過那個大叫的乘客,不過,也有幾次就是那個眼神帶著怨懟與惋惜的人。

本來打算搭完濕原號後,就去逛一逛釧路市區內景點,順便吃個晚飯後再回到釧路車站等搭PM11:00到札幌的夜車。沒想到下起大雨來,一連下了一個小時還沒有停止的意思,在這種滂沱大雨中走路實在不怎麼愉快,索性待在車站內耐心等待PM11:00來臨。吃完晚餐、發呆、打瞌睡、看膩了等待室中的電視節目、連旅遊中心的觀光資料也翻遍了,看看時間也才PM9:30。第一次感覺漫長等待的滋味,好不容易捱到PM10:40,可以進入月台,趕緊亮出車票,尋找「女性專用席」,衝上火車。

咦,這車廂外頭明明寫了「女性專用席」,怎麼有兩位男士坐在我前方?一股「正義感」熊熊冒起,決定上前糾正他們錯誤的行為。我面有慍色地以七零八落的日語,質問他們怎麼坐錯車廂了,這兩日本男人大概看在我是外國人份上,和顏悅色地掏出自己的車票給我看,告訴我,他們的座位不是女性專用席,我的才是。哦,原來這是女性專用「席」,不是女性專用「車廂」。也就是說我當初特地訂的「女性專用席」座位,只保證我旁邊坐的是女性,不代表整個車廂不會有男性。真是尷尬,只好對他們「勾免那塞以」(道歉)一番。

都是我自己想太多。突然回想起在印度旅行坐火車時,貼在車廂外頭的座位表,不僅列出名字,連性別、年齡都大辣辣出現。或許這樣才能真正保障女性單獨旅行者的安全吧?不過話說回來,印度人為付大錢的VIP乘客(多數是外國觀光客),設計這種方式的當初目的,到底是為什麼呢?這問題到現在還想不透,有人可以告訴我嗎?


第十四天 札幌--->大沼公園-->札幌-->東京

坐了夜車到札幌是清晨5:50,從札幌回東京的飛機是下午6:00,也就是說我還有近10小時要度過。昨晚待在釧路車站差點無聊到死,今天如果繼續在札幌市區或車站內等待時間分秒走過,我一定會無聊到抓狂。加上在火車上睡得不是很好,很想找個地方補眠,東想想,西想想,突然靈機一動
:就從札幌搭JR去大沼公園吧。 JRPass還在有效期限,怎麼搭都不用錢,從札幌到大沼公園約3個小時,正好可以利用這3小時在火車上睡覺補眠,好好睡一覺後,到了大沼公園,再下來玩個3小時,然後再搭JR睡3小時回札幌,準備搭機到東京。

這真是個超完美的計畫。本來還擔心如果要在札幌車站內補眠,或找個餐廳打盹,都容易引人側目,而且也睡不安穩,但是有了JRPass,就可以安心地在火車上自在地睡個三小時,除了能省錢,還能省下時間,補完眠時,剛好可以到還沒造訪的大沼公園玩一玩。敲定這計畫後,心中暗自得意了起來,實在太佩服我自己了,感覺好像免費多賺到一天,免費多玩到一個景點。
果然從札幌到大沼三小時,睡得好極了。下車到大沼公園,本想租輛單車,但是他們以天為單位,而我也不過才要騎個2小時,這樣太划不來了。加上旅遊中心小姐說,最精彩的小橋湖水區是不能騎車,只能用走路,於是率性地撇開旁邊一群騎單車者,堅定地邁開步伐,向前走。

關於大沼公園,我只能說這是整趟行程的最大驚豔。本來以為這只是個函館附近的公園,類似像大湖公園之類的,沒想到這地方這麼精彩,這麼漂亮、這麼好玩。湖面上126個浮島,18座小橋,半掩半映在紅花綠樹叢中,不管正面瞧,或從倒影看,都美極了。曲曲折折的步道,把人潮隔離開來
,隨處都享得片刻幽靜。這樣一個地方,我可以待上一整天,只可惜行程已定,更改不得。就留點不過癮的小遺憾在這迷人的大沼公園吧,這樣的回憶永遠會最美...


第十四天 東京-->台北

5:00 起床,坐在清晨第二班電車,睡眼惺忪地吃著民宿羅媽媽幫我準備的早餐,準備前往成田機場。check in之後,在宛如大超級市場的成田購物中心內試吃見識各種生鮮糕點等土產。像這樣如食品百貨的機場商店,全世界大概只有日本有吧。

在登機門前等待,聽到廣播以日式發音呼叫我的英文名字,通常這要不是好事(被升等),就是壞事(行李或機位出問題)。嘻嘻,生平第一次被升等了,這就是自助旅行難得可以撈到的好處之一,經濟艙機位滿時,單獨旅行者通常比較有機會被升等。只可惜這趟飛行時機只有三個半小時,如果要飛十小時以上,那就太棒了。
坐在偌大的座位,真是舒服,不過坐頭等艙的客人身高一定比較高嗎?我已經把腿墊升到最高了,一雙腳怎麼還是搆不到踏板。想著自己一雙短腿懸盪在寬敞的座位空間中,實在不甚雅觀,趕緊把毯子蓋好,掩飾醜態。

最近二年旅行,幾乎已經不碰飛機上的餐盒,頂多把水果或沙拉吞一吞,因為實在無法忍受難吃的機上餐,有人說這是因為我太常旅行,我自己也這麼認為,但是今天吃到全日空頭等艙的鰻魚飯,才發現原來是經濟艙的餐點真的太難吃。以整套精緻磁盤盛裝的鰻魚飯,色香味俱全,若不是因為早餐吃得太飽,又在機場內試吃太多東西(因為原本打算不碰飛機餐的)
,真想叫空姐再給我多來一份鰻魚飯。
唉,原來有錢的自助旅行也是很不錯的,至少可以吃到頭等餐的好吃餐點
。(是不是該買樂透呢?)





©本網站所有文字及圖片均為T.I.T.A版權所有,請勿任意轉載!▲ TOP 回首頁

TITA台北市自助旅行協會:周一至周六09:30~12:00/13:30~17:00(國定例假日除外)
電話/傳真:(02)2933-1965。E-mail:tita.tita34@hotmail.comtita@tita.org.tw
地址:11692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二段275巷1弄20號3樓(新址未設圖書室/恕不對外開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