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1-12-26更 新 











我站在全世界的屋頂



我終於來到了瑪丘畢丘,旅行者心目中的麥加。

懷抱著朝聖的虔誠心情,我快步將遊客的喧嘩嬉鬧丟在身後,筆直朝入口走去。穿過入口不多遠,一轉彎,整座廢城 就在眼前。

完全沒料想到,初見瑪丘畢丘竟讓我激動莫名,眼淚如潰堤般落下。顧不得旁人驚異的眼光,也顧不得模糊的視線,我只能呆立在原地,癡癡地望著整座廢城。高原的陽光非常炎熱刺眼,高原的天空藍得非常詭異,讓我覺得眼前的景物很不真實,恍惚間彷彿前世今生了起來……。

既然打算在廢城待上一整天,不必趕下午三點的火車回庫斯科,我便可以慢慢穿進小路、慢慢爬上瞭望台,不必和匆忙穿梭的旅行團客人擠在一起
。爬到了最高點,我在駱馬身旁坐下,它低頭吃草、我從背包裡翻出水果
,我們一起共進午餐。 不一會兒兩位歐洲遊客氣喘吁吁地爬上來,有氣無力地抱怨著每天發作的高原病「索諾奇」;我因為在高度3800米的普諾已經發過病,在高度才兩千多米的瑪丘畢丘就沒什麼感覺了。

大多數的遊人來去匆匆,爬上來的人並不多,這讓我可以安靜地拍照、慢慢用鏡頭補捉瑪丘畢丘神秘的感覺。正午一過,天色變得好快,另一個山頭已經被烏雲吞噬,隱約的雷聲及隨風吹來的氣息,都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味道。

天氣一變,瑪丘畢丘的樣子也變了。在山頂沉睡了四百多年的廢城看起來陰森,一陣陣吹來的寒風也讓我背脊發冷。我站在最高點向下俯視,遊人幾乎已全散盡,連陪伴我的駱馬都已不知何處去了……。

突然,我好像被全世界遺棄了;寬闊的天地之間,只有我一個人孤伶伶地
、站在古印加帝國的廢城上,身旁只有陰鬱的風聲、和千年魂魄哀戚的哭號。

生平第一次,我覺得我是那麼孤獨;相較於天地,我竟是那麼渺小無助…
…。

我站在全世界的屋頂

我爬上全世界的屋頂
帶著全部的清醒和一隻酒瓶
看月亮的時候,不能戴著眼鏡
在陽光之下,不能流淚傷心

我爬上全世界的屋頂
帶著沒有人能了解的心情
狂亂的時候,誰能擁抱我的空洞
絕望的時候,有誰能挽救我的噩夢

我站在全世界的屋頂
覺得人與人的了解並不是必須
酒瓶裝的也許是自己
也許自己才能創造奇蹟

我站在全世界的屋頂
只怕全世界同時都下雨
我站在全世界的屋頂
一種無處躲雨的恐懼
一種失去你的心情......



©本網站所有文字及圖片均為T.I.T.A版權所有,請勿任意轉載!▲ TOP

TITA台北市自助旅行協會:周一至周六09:30~12:00/13:30~17:00(國定例假日除外)
電話/傳真:(02)2933-1965。E-mail:tita.tita34@hotmail.comtita@tita.org.tw
地址:11692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二段275巷1弄20號3樓(新址未設圖書室/恕不對外開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