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3-07-06更 新 

北大荒手記之四

  夢迴故鄉:瀋陽




從小父親就告訴我,我的家鄉在一個很冷、也很遠的地方,那個城市名叫瀋陽。我們三姐妹便以瀋陽所生產的美麗玉石命名:珣、瑾、玫。

長大懂事之後,便一直想回家鄉一趟,看看父親出生成長的地方。父親過世時我年紀還小、沒有機會陪他一同回家;現在,我至少能代他走一趟圓夢的歸鄉路吧!

車近瀋陽市區,我的心情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;這,就是近鄉情怯嗎?從小我便把家鄉想像成歌謠中所描述的景象:高梁肥、大豆香,放眼盡是遼闊無際的田原;而我,則應該是豪氣干雲、策馬奔馳的北國女兒吧……。看到瀋陽市區因空氣污染而灰濛濛的天空,我知道我大錯而特錯了,瀋陽從來便不是如我想像的樣子,她一直是個大都市、且還是個工業重鎮。心裡並不太失望,我早該知道我的想像太一廂情願也太濫情了。


我的筆記本裡,其實是寫著老家的電話的,只是那是好幾年問到的,其間據說父親的兄弟姐妹都已離家,這個電話號碼不知道還對不對?我始終沒有勇氣試著撥過去問問看,如果真有人接聽,我該說我是誰?我又該說我想找誰呢?還會有人記得父親的名字嗎……?五十多年的時空阻隔,一切都早該人事全非了吧……。

沒有老家的地址,我無從追尋父親成長的足跡,只能做個看瀋陽故宮、吃邊家餃子的觀光客,日復一日的游盪。


離開瀋陽、也是我離開東北的那一天,是個晴朗美麗的日子。坐在瀋陽桃仙機場(多麼好聽的名字啊!)的離境大廳裡,我手裡仍緊緊握著那個電話號碼。我告訴自己千萬不要哭,因為現在再也沒人能夠理解,我心中對故鄉的憧憬與傷痛,只怕還會被人當成笑話一樁吧。

在時間與歷史的洪流中,我無能亦無力感慨些什麼了。飛機漸行漸遠,我不知道有生之年是否還會再回瀋陽,即使有緣再回去、我想我永遠也不會打那通電話…。有些夢想,還是別去碰觸、永遠留存心中會最美好吧…。



I watch the clouds drift slowly by
And dream of the far off place
I see each bird fly softly by
And dream of the far off place

I hope and wonder if God can see
A smile upon my face...

I hope one day I will go away
And live in my far off place....




©本網站所有文字及圖片均為T.I.T.A版權所有,請勿任意轉載!▲ TOP

TITA台北市自助旅行協會:周一至周六09:30~12:00/13:30~17:00(國定例假日除外)
電話/傳真:(02)2933-1965。E-mail:tita.tita34@hotmail.comtita@tita.org.tw
地址:11692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二段275巷1弄20號3樓(新址未設圖書室/恕不對外開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