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3-02-18更 新 

北大荒手記之二

   長白山



常常在想,我也許有著滿族的血統(雖然也有一說,我的祖籍可能是山東省
),不然我的血液裡不會奔流著蠻橫與堅強的生命力;你知道的,那種感覺不像是漢族,很像是來自邊陲的番女,個性極為頑強、不會隨意屈服…。

於是我想,上輩子我應該是一個滿族的格格;因為我的個性,因為我有一塊東北人才會有的鼻樑骨,也因此,我一直想去長白山朝聖,比想去任何地方更甚。

來到了長白山北坡,所有旅行團來長白山的必到之處。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有一點掩不住的失落與失望,因為我心目中的長白山似乎不該是這樣的;太多的人工鑿琢痕跡、太多的觀光氛圍,讓這個地方沒有我想像中的美與聖潔。
去天池同樣令我失望,因為只能搭乘規定的四輪傳動車輛,上去半小時便必須下山(當然、如果你願意偷塞點小費給駕駛員,就能待得久一點),除了快快地巡視一圈、快快趁沒有人的幾秒鐘多拍幾張照片,簡直沒有多餘的時間來感受天池的美。


隔天一早,我們按原訂計畫前往長白山西坡,卻發現西坡已經進入封山保林時期,所有遊客都無法進入。還好有西坡旅遊局的孟局長幫忙,讓我們跟著一個多達150人的韓國團體一起進入保護區;也真是上天垂憐眷顧,若不是這個韓國團是早經特批許可的,即使孟局長幫忙也不能讓我們隨便進入呢。

西坡和過度開發的北坡完全不同,保護區內不設旅館、餐廳、廁所等觀光設備,野餐和飲水都要自備。但也正因如此,西坡完全看不到人工破壞的痕跡,一花一木都是原來的模樣。在中國能夠看到如此原始的景觀,不知怎地,心中覺得非常非常感動。

一行人浩浩蕩蕩到了天池底下,眼前是直上天際、看來似乎永無止盡的階梯,讓我不由自主想到我喜愛的歌:Stairway to heaven…。我隨著人群拾階而上,但愈走雨愈大,到達天池邊時眼前全是雲霧,簡直看不清天池真貌。勉強拍了兩張照片下山,和孟局長一起享用野餐,簡單的水果、醬鴨、大餅,但在清新的大自然裡用手抓著分食,真是美味極了。

吃完午餐,大家開始準備出發前往大峽谷,但這時天空竟然放晴,連我淋溼的外套都快乾了。我突然極想再上去一次,這次也許有機會能拍到天晴湛藍的天池吧,但又有點猶豫,因為別人得多等我四十分鐘…。沒有太多時間讓我猶豫,向大家道了歉,脫下外套抓了相機便開始往上跑。真是累斃了,但我只能咬著牙頭也不回地往上衝;天池上天空還是陰霾,但是至少雲霧全都散開了,能夠非常清楚地看見全貌。

雨過天晴的天池,有一種清亮而奇異的美;山上已杳無人煙,一片空盪死寂,讓我不禁又產生被世界遺棄的錯覺。我好想好想多待一會兒,也好想好想放聲大叫,不過我什麼也沒做,拍完照立刻再次快步奔下山去。

就這樣,西坡登天池1,130級的階梯,我那天上上下下共跑了四趟,大概很少人會這麼拼命,在兩天之內看三次天池吧。鄧小平曾說:不登長白山,終身遺憾,我倒想把這句話改一改,應該說是不登長白山西坡,便不算真正來過長白山才對吧!


更多的長白山西坡風光……(感謝長白山西坡旅遊局提供圖片)
人間瑤池 / 攝影:金光勛。
山花爛漫 / 攝影:王葆光。
鴛鴦湖 / 攝影:郎琦。
人間瑤池 / 攝影:金光勛。
長白山大峽谷 / 攝影:石永亭。
白山秋影 / 攝影:郎琦。
白山秋色 / 攝影:溫波。
長白山遠眺 / 攝影:溫波。
金風過處 / 攝影:魏敏學。
雪壓青松 / 攝影:霍建軍。
擊聲如鼓 / 攝影:溫波。
大荒神韻 / 攝影:朱憲民。
霜葉勝花 / 攝影:郎琦。


©本網站所有文字及圖片均為T.I.T.A版權所有,請勿任意轉載!▲ TOP

TITA台北市自助旅行協會:周一至周六09:30~12:00/13:30~17:00(國定例假日除外)
電話/傳真:(02)2933-1965。E-mail:tita.tita34@hotmail.comtita@tita.org.tw
地址:11692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二段275巷1弄20號3樓(新址未設圖書室/恕不對外開放)